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-北区诡事
13号古宅之怨魂
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 发布时间:2021-09-24 13:20:57 点击数:

13号古宅之怨魂

  (2)古宅怨魂

  云家三少和阿福来到13号宅邸前,眼前尽现的是一片残败的景象,祖屋门上的红漆早已经剥落,斑驳一成片,一把早已渡上了褐红色铁锈的门锁,斜斜地插在门环中。阿福拿出钥匙来,在铜锁上鼓捣了两下,老宅的门便“吱呀”地开了一条缝,一股腐臭味散发开来,阿福恍惚间感到一股阴风吹来,“沁沁”地打了个冷战:“少爷,还进去吗?依我看,还是去城里找个旅馆住下得了,这老宅怪邪乎的。”阿福战战兢兢地看着云家三少。

  “咳咳,阿福啊,你让我说什么好,跟了我这么久还不懂我心思吗,我今晚要不住在这里,这里的居民肯定以为这祖屋里有啥赃物,传扬出去,以后老宅要卖个高价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
  阿福这才醒悟到,为什么少爷一定要住进来,他本以为她是跟老太爷赌气,没想到少爷想的这么周到,不禁赞叹地说道:“少爷真是高明,我们这就进去。”

  13 号宅邸原比他们想象地破败,庭院东西朝向,东西之间有一条狭长地甬道通向两边的厢房,房顶都是用青瓦铺成,沾满了一层厚厚的苔藓,厢房的门面到也有点古色古香的韵味,只不过年久失修,落地的门窗早已破损了一大截,主屋是用一色青石起座,石条不甚平整,粗狂凝重,像一个狰狞的怪兽,院子中果真有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,上面堆满了石头,插满了几枝竹。

  石头边立着两三个破旧的紫泥花盆,乱蓬蓬地长着些野草。(在中国传统的风水学中,房屋一般都南北朝向,而此宅邸东西朝向,庭院长久缺少阳光的照射,阴气极重,而孤魂野鬼一般是不想走出阴气重的地方,而据老人家说,鬼魂也极易迷路,13号宅邸廊腰缦回,条条道路有如迷宫般。)

  云家三少爷看到老宅这么破旧也不禁皱起了眉头,儿时的记忆中,老宅虽然阴沉,但不至于这么颓败,可今时一看,满目狼藉之景尽收眼底。只得咬咬牙,叫阿福道:“阿福,快点,在天黑之前把正房腾出来,我们就将就一晚,明天回城里。”说实话,此时的云家三少心里也泛起了嘀咕,自打一进入这古宅起,总是觉得古宅阴森的可怕,好像有一双眼睛老是盯着他一样,让他浑身的不自在。

  阿福跑到正房中,用笤帚掸了掸壁上的灰尘,墙壁上的画像便显现出模糊的人影来,阿福踮起了脚,终于看清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的画像,画像上的人长的倒也端庄,鹅蛋脸,柳叶眉,丹凤眼,樱桃小嘴,只不过眼神却显现出一片愁怨来。阿福正了正画像,大声叫道:“少爷快来。”

  云家三少正在屋外无聊地踱着步子,听阿福唤他,走了进来“干嘛,什么事,这么慌里慌张的?”

  “看,少爷,这像.......?”

  云家三少朝着阿福指的方向看去,神色凝重起来,他隐隐约约地觉得画像上的人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,梦里?还是现实生活中?只是觉得画中人于自己而言很是亲切。

  阿福转身去收拾房角的床铺去了,三少茫然地看着画像,一点儿头绪也没有,于是走到靠门的一把太师椅上,微阖了双眼,假寐起来。

  可他们没发现的是就在他们转身的那一刻,一个白影倏忽而过,隐身在画像中,潸然出几滴眼泪来。

  夜深了,终于一切都打点妥当了,阿福合衣躺了下来,白日的劳动让自己困乏了很多,所以一躺下阿福就沉沉地昏睡了过去,云家三少却没有阿福那么自在,他翻来覆去地在床上折腾着,老是感觉到房中有一双游离地眼睛看着自己,让自己浑身的不舒服,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。

  折腾来折腾去,夜终于全然静了下来,偶有几声布谷的啼哭声传来,“咕......咕......咕......”老宅中的空气中弥漫着腐朽味,屋外婆娑的树木被清冷地月光投射下点点枝影在窗前摇曳起来,这夜注定不是一个安然的夜。

  辗转反侧的云家三少望着窗外清冷黑岑的夜,脑中老是思索着白天画像上的女子,心道“怎么这么面熟,她会是谁啦,她的眼神为什么充满着愁怨?”当这些问题都萦绕在脑际的时候,他再也睡不着了。

  云家三少,扯了扯身旁的阿福。阿福很执拗的转了个身,向墙角摞了摞。“这家伙,睡得这么死,还想叫他起来一起出去走走。”三少不满地嘟囔了几句。没办法长夜漫漫,夜不能寐。三少便随便披了件衣服穿上,走了出去。

  夜凉如水,古宅中的阴冷更加剧了寒意,三少裹了裹外套,向院落中央走去。他走的方向正是那口井所在的位置。

  “咦,这井还挺深的”三少伸了伸头,朝里面望去,透过石头的缝隙看到井中是深不见底的一片。“啊”三少大声的喊了声,井中过了很久便传来一声冗长的回声,那回声经久不绝。

  三少竖起耳朵向井里听去,他想用回声返回的时间乘以声速大概估算一下井的深度。

  “呦呵呵.......呵呵.......哈哈哈.........呜呜呜呜”

  突然,云家三少恍惚间听到回声中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啼哭声,三少用指掏了掏外耳道,再仔细听去。

  “呦呵呵呵.......哈哈哈...........呜呜呜呜”

  对,没错,是个女人的声音,三少惊了一跳,本能地朝后退了退“谁,是谁,出来,不要装神弄鬼”三少大着胆子向井里喊着。

  井深不见底,井中哪里可能藏人,除非是........三少的声音淹没在一片的黑暗中,没有人回答他,那个女人的啼哭声却加重了,好像就在三少的耳边一样,整耳欲聋。

  “呦呵呵呵........哈哈哈...........呜呜呜呜”

  三少惊悚地爬起来,拔腿向正房跑去。“阿福,阿福,快醒来,”三少大声呼叫着。突然,三少一个趔趄倒了下去,刚才跑的太急了,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石头,被石头深深地绊了一脚。三少头磕在另一块碎石上,顿时头晕晕地一片。他睁开眼来,挣扎着爬起来,被石头撞击的大脑昏昏沉沉地。恰在这时,他恍惚间看见一个白影走了过来,那身影很轻很轻,好像双脚并没有落到实处,三少努力抬起疲惫的双眼。缭绕的烟雾过后,三少终于看清了,那身影白衣胜雪,脚穿着一双绣花的合脸鞋,这鞋子只有给死去的妇女才有的穿,身影的双手微微向前伸着,好像在摸索着什么前进,三少顺着双手看去,不禁冷汗直流,那身影是一个女人模样,脸白如宣纸,嘴唇泛起一片青色,更恐怖的是那女人的舌头从嘴里拉出了很大的一节,软垂在下颌上,女人的眼睛空无一物,头发零乱地耷拉在肩上。

  三少惊骇地向后匍匐着,那身影离自己却越来越紧,终于,三少感到脊背上传来一阵凉意,脖颈上吹起阵阵凉风,三少听见一个女人的身影从身后传来:“呜........ 呜.......呜........十一年了,整整十一年了,我等的好苦啊,终于等到了,儿呀,你回头看看妈妈,呜呜呜呜.......”

  三少猛地一惊,妈妈,哪里的妈妈?我不是从小就没有妈妈吗。他还记得他自从生下来后就不曾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,小时候每每问宅中的丫鬟时,大家都噤若寒蝉地说不知道。可.......现在........哪里来的妈妈?

  云家三少愕然地看着身后的女鬼,喃喃地自言自语道:“妈妈,你是.......我妈妈。”那女鬼听到三少温情的话,阴森恐怖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温情,一双黑洞似的眼睛竟然淌出几滴泪珠来“对,我就是你妈妈。”那白衣身影哽咽起来,声音凄惨悲恸。白衣身影露出一双褪去了皮肉的双手,在空中划了一下,空中便赫然显现出一副场景来。

  云老爷新婚燕尔,牵着白衣女子的手进了洞房,在后来的生活中百般疼爱白衣女子,王家大妇人心生怨恨,伙同二奶奶在雷雨交加的夜里将卧床休息的白衣女子生生勒死,然后抛尸井中,一个垂髫小儿眼神凄惨地看着死去的白衣女子,用手死命地捶打着。

  场景倏地转换了一下,阴风阵作,夹杂着怒吼声,在深夜里,井中攀上一个白衣女人,女人被井水泡的浮肿,舌头大吊着,眼神凄厉,那女人走过东西朝向的甬道,甬道中拖出一条长长的水痕,女人耷拉着湿漉漉地头发,敲响了厢房的古铜色门,一脸泪痕,妆容衰败,神情凶狠地看着两个身材臃肿,满身珠光宝气的女人。白衣女子从脖子上拉下一条麻质绳,力气大的出其,将臃肿的两女人倒吊在房梁上,飘然而去。整座甬道中照明灯忽明忽暗,鬼火闪烁,王府中的家丁看到白衣女子都骇破了胆,挣扎着四散逃开了去,大声呼叫着什么........

  场景骤停,云家三少木然地看着着一切,心中了然了什么。白衣女子嘶哑地发出声音来:“儿呀,你知道了吗,你看到了吗,阿妈生前死的冤枉啊,呜呜呜呜.......”

  云家三少心中惊惧少了几分,怔怔地瞧着白衣的阴魂,终于声嘶力竭地喊了声“阿妈......”

  白衣女子一双枯骨低手,抚摸着云家三少,身躯微微颤动,动情地说道:“儿呀,十三年了,我终于等到了见你,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,可这院子阴气太重,我走不出,儿呀,你要把正房的那副画像烧掉,将井口的那张黄符撕了,娘也就得离开了,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  女人立起身来,消失在一片缭绕的烟雾中,隐去不见了。云家三少满脸的泪痕,匍匐在院子中定定地看着那口井,他明了事情的一切。第二天,天刚擦亮,云家三少便拿着那张画像离开了,从此13号宅邸再也没有人来过,也没有人谈起再变卖宅邸的事来。

  老太爷来到13号宅邸前,看着紧锁了的门扉,终于释然的笑了笑,说道“无怨不成恨,天理循环啊。”

  (完)

文章来源于:北区诡事bqxsq.com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:/cpstory/47472.html
上一篇:老房有鬼1  下一篇:13号古宅之初入凶宅
北区鬼事(www.bqxsq.com)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,包括短篇鬼故事、长篇鬼故事、校园鬼故事、医院鬼故事、恐怖鬼故事、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,北区鬼事在线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