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-北区诡事
拆东墙1
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 发布时间:2021-09-24 13:21:14 点击数:

拆东墙1

  遇袭

  夜已经深了,但虎丘村东头赵师傅家里还透出灯光,一片诡谲的黑雾悄然飘了过去。

  赵师傅学得一手茅山道术,平常没少为村民驱鬼去灾,但性子孤僻,除了一个不常见的师弟,就只和自己的三个徒弟有来往。

  灯下的赵师傅头发花白,剧烈咳嗽了几下,眉头紧紧皱起来。一旁的年轻人慌忙拿出一支檀香点上,然后端过药碗。

  赵师傅摆摆手,“云东,没事,我这老毛病了。”

  李云东应了一声,接着说:“师父您都病了,可小瑶还没找到,要不我......”

  赵师傅打断道:“已经让你师叔去找了。”

  “陈玉铎?他能找到吗?他也就比我大几岁能有什么本事,再说,小瑶失踪估计和他脱不开关系!”李云东有些不服气。

  赵师傅叹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你一直因为‘拆东墙’只传给玉铎的事情生气,但是……”,他忽又表情凝重,沉声说道:“谁在外面?”

  李云东也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,屋里昏黄摇晃的灯光下,他二人的影子时而缩短时而拉长,无力的飘荡着,像一只只饥饿的鬼魂,向他们投来苍白而凌厉的目光。

  李云东定定神,缓步走到门前,用力推开了门,“是谁?!”

  只见在院里立着一个人,脸颊干瘪,面无表情,嘴里却咬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仔细一看竟然是一缕头发,在根部还残留白森森的头皮。看到李云东走出来,这人微微一动,右眼珠竟然整个鼓出了眼眶!要不是密密麻麻的血管连着,恐怕眼珠就要掉到地上了,嘴唇一张一合,机械念叨着:“拆东墙……拆东墙……”。

  李云东张嘴欲呕,与此同时惊呼一声:“行尸?”

  行尸,就是人为豢养的尸体,常与邪术挂钩,为什么这具行尸会出现在这里?

  不等李云东想明白,行尸嚎叫一声,飞扑而来。

  李云东连忙一个翻身躲避,心想先把它引开再说,于是只闪不攻,几个腾挪就出了院子,一直跑到一片偏僻空地上才停下来,转身掏出几张灵符朝行尸扔了过去。

  而行尸也不闪躲,直接伸出手往自己胸口抓去,大片血肉脱落,化成一群飞舞尸虫,溅出点点荧光,直接扑到符纸上,只听嗤嗤声不断,符纸最终化成了灰烬。

  怎么回事?李云东惊呆了。这个行尸怎么这么熟悉自己的法术?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破掉自己法术的人除了赵师傅,大概也就只有那个陈玉铎了,难道……

  就在李云东惊异之际,胸口不偏不倚中了行尸一拳,登时踉跄后退几步,眼前一黑一股腥甜之气涌上来。

  行尸面目狰狞,又大步朝李云东跑来,李云东急中生智,抽出桃木剑刺了出去。

  桃木一向能克制鬼物,行尸中了一剑,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叫声,与此同时身上掉下一个玉佩。

  李云东眼尖,看清后惊呼一声:“小瑶的玉佩!”

  现身

  刘瑶是赵师傅的第三个徒弟,也是唯一的女徒弟,和李云东关系最好,可是几个月之前莫名失踪了,更奇怪的是赵师傅一直不让李云东去找。

  现在李云东看到了刘瑶的玉佩,心中五味杂陈,玉佩怎么会在行尸身上?莫非……

  可是现在没有思考时间,行尸双眼赤红,又朝李云东攻了过来,现在李云东已经束手无策,刚要挣扎起身跟它拼了,就看到一阵黑雾飘然而至。

  黑雾慢慢消散,一个女孩走了出来,神情严肃地快速做出几个繁复的手势,嘴里念念有词:“分魂散魄针,起!”

  只见那女孩的纤纤十指分别从指尖处开始渗出血珠,然后从血珠里慢慢长出一根幽蓝色的针,同时四周一阵灰雾血气弥漫,极其诡异。

  李云东不自觉看呆了,女孩冷冰冰地望向行尸,吐出一个字:“发!”

  行尸喉咙里发出几声咕咕的怪叫,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,向后急退几步,竟然逃走了。

  李云东又惊又喜,“小瑶?!怎么会是你!还有你刚才是什么法术?”

  刘瑶做个鬼脸,“你猜!”

  这时李云东又想起刘瑶已经失踪多日,为何现在突然回来?顿时有些惊疑不定。

  刘瑶见李云东不答话,还以为是他生气了,连忙说:“东子哥你别生气啊,我告诉你就是。其实......这不是什么法术,只是一个魔术而已,说白了就是障眼法。”

  “什么?”李云东一时没懂刘瑶的意思。

  刘瑶抿嘴一笑,右手一挥,登时一只白鸽从袖子飞出,“你看,就是这样的小魔术,刚才那个什么分魂针其实就是我胡诌出来的,哈哈哈!”

  李云东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,“你、你居然......”

  刘瑶不满意地一撅嘴,“东子哥你真没幽默感,你该多和玉铎叔学学。”

  “什么?陈玉铎?你这段时间一直跟他在一起?”李云东心中一惊。

  刘瑶连忙捂上嘴,“呃......东子哥,师父怎么样了?”

  对了!师父!李云东如坠冰窖,光顾着追行尸,师父一个人在家呢!

  “师父有危险!快走!”李云东大急,回身往家中跑去。

  可是当他们赶到家中时,却发现赵师傅已经倒在地上,面如金纸,奄奄一息,而最为可怖的是赵师傅脸上被扎出密密麻麻的血孔,血孔连成一行歪歪扭扭的字:拆东墙。

  李云东颤抖着扶起赵师傅,“师父,你、你……”

  赵师傅浑然不觉,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笑容,微弱如柳絮一般的声音慢慢吐出:

  “拆东墙……唉,拆东墙……都是为了拆东墙,呵呵,呵呵……”

  瞬间如注的鲜血从血孔中冒出,宛如血泪一般,充满了凄凉。

  字条

  天色蒙蒙亮,赵师傅家中后院里立起了一座新坟。

  李云东默然不语,刘瑶在一旁不住地问:“东子哥!师父真没告诉你拆东墙的事情?不应该啊!师父他……”

  李云东粗暴地打断刘瑶的话:“闭嘴!师父都去世了,你却只关心什么拆东墙!你想学的话去找陈玉铎啊!”

  刘瑶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,连忙低头不语。

  李云东余怒未消,“还有你失踪这几个月都去哪里了?为什么不给我说?”

  刘瑶牙齿紧咬嘴唇,欲言又止。

  李云东刚要再问,就听见有人不可置信地喊了一声,然后“扑通”瘫倒在地。

  原来是赵师傅的二徒弟丁浩哲回来了,他看着新立起来的坟头眼前一黑就欲晕去,“东子哥,师父、师父怎么了?!”声音嘶哑凄厉。

  李云东强忍泪滴,简略地把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一定要为师父报仇!”

  丁浩哲也握紧了拳头,忽然又问道:“东子哥,我来的路上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,怎么都不通?”

  李正东掏出手机一看,依然是无信号,“村里的信号塔好像出问题了,这几天一直不通。”

  刘瑶也皱起眉头,“我来时听几个村民说信号塔被破坏掉了,是谁做的还不知道,莫非......”

  “你是说......有人蓄意杀害师父,早就埋伏好了,是吗?”李云东怒气又增。

  “我觉得这事应该从长计议,咱们应该三思而行。”丁浩哲思索良久方道。

  众人点点头,又过一会儿刘瑶说要去帮村民去修信号塔,便离开了。

  “唉!”丁浩哲叹口气,颓然坐在地上,“早知道我就早回来了......”

  “这事不在你,是我疏忽大意了。”李云东低下头,心情烦闷,随便捡起一个石子掷了出去。

  石子刚刚抛出,便听得“咕”一声鸟叫,一个鸽子被打中坠落下来。

  丁浩哲苦笑一声,“东子哥,你知道师父平常最喜欢鸽子的......”

  李云东没想到随手一扔竟然砸下来一个鸽子,讪讪的不知该说什么好,不过他忽然眉头一皱,这不是小瑶变魔术放出的那只鸽子么?

  李云东赶紧上前捡起来看,仔细打量一番,在鸽子后腿处发现了一个绑起来的纸卷。

  李云东拆开纸卷,小瑶那熟悉而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:

  师父病了,趁这个机会,速来。

文章来源于:北区诡事bqxsq.com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:/cpstory/47549.html
上一篇:拆东墙2  下一篇:木偶人3 又生惨剧
北区鬼事(www.bqxsq.com)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,包括短篇鬼故事、长篇鬼故事、校园鬼故事、医院鬼故事、恐怖鬼故事、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,北区鬼事在线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