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故事_校园诡事超吓人_恐怖短篇鬼事大全-北区诡事
我在你床下
首页 > 恐怖鬼故事 发布时间:2021-09-24 13:21:56 点击数:

我在你床下

  这是一间50多平方米的房子,全装修,双面向阳,每月租金一百块.对于我一个刚刚到外地参加工作而且手头又很拮据的女孩子来说,已是再合适不过的了.我提着行理,拿着房东给我的钥匙打开了门.进门是个餐厅,餐厅里面各分着两个门,一面是卫生间,一面是卧室.我脱下鞋子,光着脚走在屋子里的黑胡桃色地板上, 凉凉的.厨房和餐厅都非常的小,即便是装修过的,我也不是很满意.只剩下卧室了,伸手,我扭开了卧室的门,紧皱的眉终于伸展开来.就卧室还差不多,雪白的墙,明净的窗子,黑胡桃色的地板整齐的铺在地上.地板在窗口旁隆起了一个长方形的台子.这一定就是房东所说的床了.房东是个木匠,因为取媳妇买了个大房子,所以把这间小屋出租.交钥匙那天,房东说,屋子里有一个方台子,往那个台上放个床垫就是床了.嗯!不错,放上床垫铺上床单,还蛮时尚的嘛.我走了进去坐在床上,看着窗外,木制的台子有些凉,与射在脸上刺热的阳光相比,这反差有些让我不舒服.

  "喵!"一声猫叫,我忽又想起什么.忙退下了背包,拉开拉锁:"出来吧!我的小可怜,这可是我们的新家噢!"

  这是我的猫,叫小笨.是我从家里带来的,一个人生活,就算什么都不带,也要带着自己的宠物.我把小笨从包包里拿了出来,放在台子上.雪白色的毛,蓝色的眼睛,跟屋子里的地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.我疼爱的看着小笨,小笨在台子上走了走,然后跳上了阳台,趴在有阳光照射的大理石上,懒懒的打了声哈欠,又睡了.我笑着站了起来:"小笨看家哈!姐姐去买东西,一会儿就回来噢!"

  "喵!"小笨叫了一声,又继续的睡了起来.我笑着走出了卧室,刚走出卧室的门口,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,重重的把卧室的门关上了,砰的一声,发出了刺耳的声音.我吓了一跳,就像是心脏在转瞬间也停止了跳动一样.小笨也吓了一跳,当我把门再次打开的时候,小笨站在阳台上,雪白的毛全部的立了起来.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笨这个样子,显然小笨是让这门给吓坏了.

  我重新又走了进去,风吹着我的面颊让我感到很舒适.抬手,关上了窗子:"原来是风在捣鬼,吓死我了,也吓着小笨了.小笨是不是?"我笑着拍拍小笨的头,就出门买东西去了.

  快到黄昏了我回了来.买来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,零食和一席白色的轻纱窗帘.一进门,就差点踩到了小笨:"小笨,你怎么趴在门口,到屋子里去嘛,万一踩到你怎么办."

  小笨见我回来了,也站了起来.看着我手里的东西,不住的叫着.我把东西放下之后,便进了厨房,拿起了刀,把一罐猫食启了开装到盘子里,放到了小笨的嘴边.小笨连忙低下头吃着,我也蹲了下来,一个人流浪的生活,也苦了小笨了.唉!

  那天,我整理行理,铺置床垫,洗涤打扫,一直忙到了深夜.不知为何,我却一直没有胃口吃饭.按常理我应该是很饿了,因为差不多也有一天都没有吃任何东西, 但我就是不饿.疲惫的我躺在刚刚铺好的床上,柔软的床垫,勾起了我的睡意.我向着门口的小笨招招手:"小笨,过来,到姐姐这来!"

  "快呀!到姐姐这来!"

  "喵!"

  "小笨!"我一脸的怒相,这小家伙今天是怎么了,从我回来开始,就是不进屋,我收拾屋子的时候都训了它好几回了,也不进.平常我说话它都听来着:"算了! 你不进就不进了,反正我要先睡了.真是的."我把刚刚买的被子严严的盖在了身上,不知为何,觉得今天的夜里特别的冷:"小笨,我真睡啦!"

  "喵!"小笨站在那里,终于忍不住,跑了过来,钻到了我的被子里:"你这个家伙."我笑着,关上了灯.

  "咚!咚!咚!咚!……"是一种很缓慢的敲击木板的声音,我从睡梦中醒来,敲击声立即充斥着耳膜.我震惊的睁开了眼睛,连忙坐起来,打开了灯,声音刹时间停止了.

  "喵!"我低下了头,看见小笨正站在地板看着我.我诡异的用手指了指小笨:"小笨,你真调皮,吵姐姐睡觉,是不是?"我把调皮的小笨抱上了床,继续关灯睡觉.

  "哗!哗!……"正在我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,又是一阵声音响彻着整个屋子.与那声音不同,好像是从门外传来的,而且,而且好似挠门的声音,你能听到指尖用力磨擦金属的响声.声音停了一会儿,又响了起来.没错,就是我家的门发出的.我立即汗毛倒立,冷汗也从我的毛孔里挤了出来,怎么回事?是谁在挠我们家的门.我看了看小笨,小笨也抬起了头,看着门口.这声音小笨也听见了?

  "咚!咚!咚!……"刚才的声音又来了,是出自我的卧室,两种声音混在一起,让我觉得刺耳.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的害怕过,小笨也是,紧紧的趴在我那被冷汗湿透的腿上,不敢出声.我颤抖着手,打开了灯.室内的咚咚声停止了,挠门的声音响了一声也没了声音.我跟小笨倦缩在床上,一直到天亮.

  第二天是阳光明媚的早晨,我再也不愿提起昨天夜里的事,也许是我一天不吃饭导致的精神紧张,又或者是谁在搞一些恶作剧.反正,如果谁敢玩弄我,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.这是我妈说的.

  打理好小笨的早餐之后,我便出了门,小笨想要跟着我一起上班,让我硬给推了回去.临去关门时,我看见我家的门角下,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抓印子.有的是痕迹,有的已经把门上的漆抓掉了.我咬紧牙,要是让我逮到这个人,我是决不会放过他的.

  今天与以往就是不同,因为我今天的时间比较充裕,而且,现在的家又离公司比较近.所以今天算得上是安安稳稳的站在公司的大门口,我信心十足,只是今天的黑眼圈让我的许多同事驻足观赏.尤其是坐在我隔壁的小纪,竟凑到了我的身边,用鼻子不停的闻啊闻!

  "怎么了?小纪?"我觉得她才是今天最大的不对劲.

  "冰冰!你今天身上是什么味啊?"

  "什么味啊?我身上能有什么味啊?"我也用鼻子闻了闻自己的衣服,不闻还好,当我把鼻子埋在衣服里时,用力吸气时,一股恶臭立即刺激着我的鼻孔.我只感觉刹时间,我胃内的食物开始翻腾了,只得飞快的跑到了卫生间呕了起来.早上好不容易吃的饭,现在肚子里连个米粒都没剩 !我用手捂着嘴巴,赶紧到经理办公室请假回家.经理看到我这样,也只得任我去了.

  已是午后一点了,我无力的坐在了阳台上,午后的阳光这个时候是最充足的,它晒着我,也晒着小笨.小笨睡了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.今天上午回到家里以后,我就把衣服洗了.然后,我打开了衣柜,寻找这股恶臭的来源.失望的是,并没有找到那令人作呕的味道,像有意无意的漂流在空气中,让你找不到它.而且,刚刚我也发觉,我的被子竟也有这种味道.我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窗户,风一下子来到了我的屋子里,等味道淡了些,我才慢慢的睡了.

  "咚!咚!咚!……"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,而且我听出来了,是敲地板的声音.我机警的坐了起来,小笨从被子外面一个子跳到了我的怀里.小笨怕,我也怕.天已经黑了,好像已是深夜了.我竟整整睡了半天加半宿,我发觉我无法再适应这夜的黑暗,再次伸手,打开了电灯.声音又一次的停止了.

  我巡视着屋子的四周并未有任何的异象,风还在吹着,吹着我的汗水,让我感到有些冷.我紧张的看了一下时钟,一点四十五分,已是深夜.我把身子慢慢的缩到了被子里,抱着我的小笨,轻轻的闭上眼睛.

  就在这时,门外的挠门声又一次响起.我简直就要崩溃了,重新坐了起来,看着我眼前的大门.到底是哪个捣乱鬼,我倒要看看清楚:"妈的!"我咒骂了一声.蹦下床去,打开室内所有的灯,又拿了一把刀子,向着门口走去.小笨也好像坚强了起来,走在我的前面,给我带路.门还在继续的挠着,而且这声音让我觉得很烦燥.

  走到门口,犹豫着是否要把门打开,万一是哪个变态怎么办?算了不怕,反正我又不是美女,更何况,我手上有刀子,怕他,笑话.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所有的勇敢也只是我的强心剂而已,是让我振定下来的最好方法.

  我高高的举起刀子,用眼角看了看小笨,小笨后退了几步,好像还从没看到过我这般杀气腾腾的模样吧!我不自然的笑了笑,然后,伸手慢慢的打开了门.闪电般的,把门拉开一条缝.刹那间,一条黑影从我的脚上踩了过去,一下子窜到了我的卧室.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刀也丢在了一边.这,这是什么东西,竟然比我还快.难道,难道,有鬼?我实在不愿相信我早就想过的问题.对了,对了,小笨呢?怎么没看到小笨?

  我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,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的门口,探头观望,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.小笨正站在卧室的地板上,竖起毛,一双蓝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它的前方,而它的前方,就是那条黑影,竟然是,竟然是一只哈巴狗!

  这是一只黑色的哈巴狗,毛很长,只是好像很久都没有洗澡,毛已经粘在了一起.我看见了它的爪子,已经没有什么指甲了,好像是挠门挠的,可让我找到这个小坏蛋的证据了.我又诡异的一笑.

  歇了一口气,我转回身,关上了大门,是谁家的狗,不看住,半夜里来挠我家的门,真是虚惊一场.我走到了卧室里,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只脏狗,竟然跳到了我的床上,不停的用鼻子闻啊闻,还用爪子挠着我的床单.我有些发火了,小笨也终于忍不住了,跑上前去,跟着这只狗打了起来,于是一场猫狗大战又在深夜拉响了.今天是我租房子的第三天,老实讲我已是精疲力竭.早晨,便往公司打了个电话,告之今天依然无法上班.然后,便匆匆到超市搬了一箱狗食回来.我给哈巴狗洗个澡,并取名大笨.试着叫了几声,大笨依然充耳不闻,当我把狗粮拿出来时,大笨才急切的过来.不知是对我给它起的名字感兴趣还是对狗粮感兴趣,我想应该是狗粮.小笨的猫食放在了一边,本来想让这两个'笨蛋'齐头并进吃食的.

  没想到,小笨扭了扭身子,将屁股对准了大笨.大笨人家有君子风度,屁股对着我,我也吃,倒显得小笨很小气.我打了一下小笨的屁屁:"小笨好好吃!"小笨叫了一声,不情愿的扭过了身子.不过小笨只吃了一半,一副看见他我吃不下饭的感觉,就不再吃了,懒懒的趴在窗台上睡起觉了.

  我又给大笨一罐狗粮,这家伙好像是饿坏了,可能好几天都没吃东西了.昨天跟小笨打架,也受伤不轻,身上左一条抓痕右一条挠印,唉!谁让你半夜挠我家门呢?我无奈的摇摇头.

  两个'笨蛋'都睡了,我才把卧室的门轻轻的关上.这两个小家伙,昨天给屋子弄得乱七八糟,虽然我很烦,不过,也得给这个两个家伙的和平共处创造一些有利的条件,所以我得忍,至少在大笨找到主人之前.

  吃完了快到中午的早饭,我又出了门.到市场上买来了一把斧子,这是单身女性最必不可少的保家工具.又到宠物市场上买来了一个狗窝,买了一些狗用的玩具.天知道我为大笨已花去了多少钱了,这可相当于我半个月的房租啊!

  回到家以后,我便开始为大笨布置狗窝了.还行,看着大笨在一旁玩着狗玩具的可爱劲,嘿嘿!这钱还算没白花.一天又过得好快噢!等弄好了一切,太阳也快下山了.夜晚又将来临,不知怎么我开始讨厌夜晚,还是早些睡吧,一觉睡到大天亮,嘿嘿!

  "喵!"小笨不知道什么时候过了来,轻松一跳,跳进了大笨的窝里.我皱了一下眉:"小笨!"

  "喵!"

  "小笨,出来,这是大笨的家."

  "喵!"

  "小笨,不听姐姐的话是不是?"我站起身来,掐着腰,怒视着小笨:"小笨?"

  "喵!"哈,小笨就是不出来,还趴在里面睡着了.

  我吐了一口气,抚了一下散在前额的头发.回过头:"大笨呢?在屋子里?"我转身走到卧室的门口.苦笑,大笨正趴在我的床上,看样子也快要睡了:"好!小笨,我今晚就跟大笨睡,我不跟你睡了,哼!"我头也不回走进了卧室.

  就在这时,我突然发觉我又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恶臭味,而且好像越来越浓,有些想呕的感觉.我连忙走到了床边,打开了窗子.好像没有用,并没有风吹进来,味道也没随着开着的窗子散去,反而越加的浓烈.不行,转身,我冲向了洗手间,胃在抽畜着.我瘫坐在马桶上……

  一种感觉,痒痒的,当我再次醒来时,已是深夜.屋子里很黑,因为没有开灯.有些冷,因为我有些恐惧.

  "喵!"小笨在我的脚下叫了一声,原来刚才是小笨在舔着我的腿.我俯下身去,将小笨抱在了怀里.屋子里依旧充满着那股恶臭味,只是我好像有些适应了,尽量减慢呼吸走到卧室里.

  我打开了灯,听见大笨叫了一声.我睁大眼睛,看着大笨的爪子.大笨的爪子流血了,但还在不停的挠着用地板打成的床.床垫已经被大笨移出了一条缝,连床单也被大笨抓破了:"大笨!"我惊诧的看着大笨:"你在干什么?"

  "喵!"小笨从我的怀里跳到了床单上,然后,不停的冲着我叫.

  "小笨!怎么了!"

  大笨也停止了它的动作,我看着大笨的眼睛:"你们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吗?"

  "喵!"小笨也跳到了床垫推开的那条缝里,然后,用前爪搭在了床垫上

  "喵!"

  我想了想:"你们是要我把床垫弄开吗?"

  "喵!"

  看来我猜对了,听它们的话,我吃力的把床垫推到了地上:"怎么了,这上面什么都没有啊!小笨,不许搞恶作剧噢!"

  "喵!"正在我转身之时,小笨跳下床来,用嘴拉住了我的裤角:"小笨!怎么了?"

  "咚!咚!咚!……"空气刹时间随着声音而凝结,现在是开着灯的,怎么这声音也会响起来:"咚!咚!咚!……"

  "汪!汪!汪!……"大笨疯狂的叫了起来,然后,不顾一切的用爪子挠着它脚步下的地板.没错,这声音就是从这床下发出的.我吓得后退了几步,怎么回事,难道,这,这床里有什么?我不敢再想下去,看着小笨也上前帮着大笨,这床里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.

  我迈着有些站不稳的步子,走到了门口.门口有把斧子,是今天刚买了.我鼓起勇气拿起了斧子,冲到了屋子里.床板依然响着咚咚的声音,我大喝一声,举起了斧子朝床板砍了下去.小笨和大笨迅速的跳到了地上.一下,又一下!我发觉原来,这个床板是两层的,里面是一整块很厚的木头.当砍到第六下,才把床板砍出了一条缝.一股浓烈的恶臭扑鼻而来,我捂住了鼻子,里面到底是什么呀!大笨跟小笨此时已经跳到开裂的床板上了,大笨跟小笨看了看里面,然后一起叫着,我又一次抡起了斧头:"让开!"

  一下,又一下……当床板一下子劈开一下大洞之后,我震惊的将斧头丢在了地上,被汗浸湿的衣服,紧紧的贴在身上,让我觉得更加的作呕.我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,眼睛不住的看着我面前的大洞.那是一团被灯光照射下的烂肉,血肉已经烂成如流质一样的东西.但你可以看到她的长发和衣服,就是不能看她的身体,和几乎剩下骨头的脸.我瞪着眼睛看着我的床下,眼角的肌肉因为过份的扩张已经开始充血.我的头好像就要炸开了一样,一个死人,一直放在我的床下;我生活在烂肉之上整整三天;甚至穿着散发着腐肉味道的衣服;怪不得我一直没有胃口吃饭,原来我一直在为这个死人发出的味道作呕;小笨和大笨就是让我发现她这个人死人吗? 我的天,那在夜里敲地板的声音,是谁?难道……难道……我不敢在想下去,尖叫着,我缩到了墙角.我用衣服蒙着头,不敢再看我周围的一切,在大笨和小笨的面前我战栗着.

  孤独而无助的灯光中,我能感到有一股寒气在向我逼近 ,我慢慢的缩回了透在衣服外的脚.真的有鬼,是她吗?那个死在我床下的女人?我死命的盯着我的上方,透过衣服的光线,我看到了一团影子……

  衣服被大笨和小笨一起慢慢的从我的头上扯了下来,露出了我惊讶得夸张的眼睛.是呀!是鬼,她就站在我的面前,没有脚,悬在空中,头发散乱的披着,盖着她的脸.她的皮肤苍白而没有血色,这已经是很万幸的了,如果是一副床下的模样,恐怕我不用多想就会昏死过去.

  "喵!"小笨在我的脚边叫着,我一把就把小笨抱到了怀中,恐惧的看着我面前的这个女鬼.

  "汪!"大笨就在女人的身旁冲着我叫了一声,我激凌了一下.然后看着大笨.以我养宠物的经验,大笨的主人好像就是这个女鬼的.我想站起来,可我已经吓得脚软了,屋子里很静,我觉得时间过得很慢……

  小笨用温热的舌头舔着我颤抖且凉凉的手,让我觉得恐惧感减轻了不少.要杀我的话,这个女鬼早该动手了.我咽了一口唾沫,汗水从我的脸颊滴落到小笨的头上,小笨又叫了一声.

  "谢谢你放我出来……"是女鬼的声音,像是在空旷的地方听着她的回声.

  我抱紧了小笨,虽然我确定这女鬼不是来害我的:"不!不客气……"

  "我是被那个臭男人害死的,我要去找他……"女鬼一说到臭男人,简直是声嘶力竭.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去,移出了门口.我在一旁吓呆了,臭男人?该不会是房东吧!原来他是个杀人凶手,天哪,怪不得房子这么的便宜.

  "请帮忙照顾我的狗……"原来大笨还真是她的.我忙点点头:"好……好的!"女鬼走了,我呆坐在那里,看着女鬼离去的方面.大笨一直趴在那个床板注视着它的主人,在这个小生灵的眼里到底曾看到什么?看到,房东是怎么杀死自己的主人的?看到,房东又是如何将自己的主封到地板下的?除了房东,没人清楚.直到天亮,我才报了警.

  当警察来了之后,才告之涉案的重大嫌疑人房东先生,也已经死了.当警察把那女人的尸体从我的床下抬出来之后,小笨在我的怀里喵喵的叫着,而大笨,跟着运尸车追了很远……很远……

文章来源于:北区诡事bqxsq.com
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:/kbstory/47668.html
上一篇:敲地板的手  下一篇:哪条路?
北区鬼事(www.bqxsq.com)为网友提供最优秀的鬼故事,包括短篇鬼故事、长篇鬼故事、校园鬼故事、医院鬼故事、恐怖鬼故事、灵异鬼故事等鬼故事大全,北区鬼事在线阅读!